没有终点的内心,无法得到安宁

W先生举家迁离北京,几位朋友为他送行。

“我个人对雾霾就比较敏感,加上前段时间孩子病了一场,促使我下决心离开,我觉得牺牲了健康生活也打了折扣。”W先生诚恳的说,他在京十多年,在一家IT外企收入不菲。
 
“那你们孩子的教育问题怎么办?”一位朋友问,他是十二年前毕业的清华生物学博士。 “你看你也是外地来的孩子,不也这么优秀考进了北京?”W先生继续说,“我的孩子,不要求他多好成绩,我只希望能给他塑造一个好性格。我发现我们公司这么多年,能留下来做得不错的,都是因为性格和价值观很好的,跟学校学历没有关系。“
 
“你把这么多年的工作积累都丢了重新开始不可惜么?那工作机会能比北京多?”另一位朋友问。“其实一切都是物质的问题,当你把这个看轻了,所有决定就容易了。”W先生笑着答。
 
W先生端着酒杯,“我给你们讲一个故事吧。有位留美的计算机博士,毕业后进了美国很大的IT公司职位也不错。但是不幸的是他抑郁了,觉得生活了无生趣。心理咨询师告诉他,你需要找到能让你热泪盈眶的事情。他真的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找了一叠纸,开始列一件件事情,写上再划掉,再写上再划掉。整整花了一个下午的时间,最后他留下了一件事,那个真的让他热泪盈眶的答案。第二天他买好机票回家了,找了一份稳定的IT工作,他就是我的同事,工作非常踏实沉稳,日常生活可以说平淡无奇,但每年他会给自己放长假期,去阿尔卑斯骑行,顺道参与公益项目。”
 
故事听起来很耳熟,我也很好奇,“我想知道你接下来打算过什么样的生活,是不是也每年去阿尔卑斯骑行或者做别的让你热泪盈眶的事情?” 停顿了片刻,W先生很认真的回答,“说实话我也没有想明白。我有妻子孩子,还有老人要赡养,目前我还没法按下暂停键,但至少我想明白要从固定的轨道里脱离出来,这样我才有空间去找到真正的活法。”
 
我们都陷入了沉默……我们一直被教育,好好学习考个好学校是人生的幸福起点,离开了才发觉生活才刚刚开始;我们一直被教导,好好表现找份好工作是人生的成功标志,拼搏了才发觉社会规则并非如此;我们一直被暗示,努力养家在城市里生根发芽是人生的福祉所在,沦陷了才明白这日常生活里不能生出幸福来。
 
我们一直以为,无法过自己想要的生活,是因为首先要满足我们对物质的匮乏感和生存的必需;可当我们在城市里有车有房了,我们又被生活推搡着,钻进了房贷车贷的套子里;当我们奋力拼搏终于卸下了房贷车贷的压力,又掉进了孩子的学区房课外辅导、年度家庭旅游、父母医疗养老的陷阱里;或许未来等待我们的还有朋友间的移民风潮?抑或昔日同窗上市敲钟的诱惑?
 
终点一个一个在不断变换,我们似乎永远在生活的前奏里奋力突围,而生活的真实面貌从未真正在我们面前展开过。我们努力变成一台台赚钱机器、得分机器,我们经常月明星稀就着加班的盒饭问自己,我这么拼到底为什么?又或者即便实现了财务自由仍然觉得生活了无生趣,为什么我不会感到幸福?这是因为我们从来没有真正的独立思考过:你究竟想如何度过自己的一生?我们总被驱赶着出发,却从未在心里见到过终点。没有坐标的航行永远无法达到目的地,没有终点的内心永远无法得到幸福和安宁。

假如我们能够独立的想一想,也许会找到自己想要度过的一生,它可能不是世俗意义上成功的样子,不是你父母期望的模板,不是别人眼中的故事。它可以品味平淡,也可以追求光荣,它可以细水长流,也可以铁马金戈。你应该明白,这样的生活既不是风轻云淡的少年意气,也非诗歌与远方那般的文艺理想,它却能让你热泪盈眶无比安心妥帖。
 
假如我们能够自由的想一想,也许会生出足够的淡定和坦然,去追求自己的人生,也许我们身边的人也会生出足够的智慧和宽容,去容纳每个生命绽放出不同的状态。我们每个人,都做自己想做的事,成为自己想成为的人,待在自己最舒服的状态里。我知道,我们既不缺乏辨别的智慧,也不缺乏拼搏的能力,更不缺乏取舍的勇气,只要我们开始认真对待那个问题,就能找到让内心坚定的答案。
 
晚间开车回家,脑子里反复响着W先生说的话,“36岁之前我总觉得,人生有过去时、现在时和将来时,到了36岁忽然明白——人生只有一种状态,那就是倒计时。“
 
灯火通明的三环岔路口,夜里23点17分,有的人,已经在路上,有的人,正准备上路。

    2016-03-28 W先生举家迁离北京,几位朋友为他送行。 “我个人对雾霾就比较敏感,加上前段时间孩子病了一场,促使我下决心离开,我觉得牺牲了健康生活也打了折扣。”W先生诚恳的说,他在京十多年,在一家IT外企收入不菲。 “那你们孩子的教育问题怎么办?”一位朋友问,他是十二年前毕业的清华生物学博士。 “你看你也是外地来的孩子,不也这么优秀考进了北京?”W先生继续说,“我的孩子,不要求他多好成绩,我只希望能给他塑造一个好性格。我发现我们公司这么多年,能留下来做得不错的,都是因为性格和价值观很好的,跟学校学历没有关系。“ “你把这么多年的工作积累都丢了重新开始不可惜么?那工作机会能比北京多?”另一位朋友问。“其实一切都是物质的问题,当你把这个看轻了,所有决定就容易了。”W先生笑着答。 W先生端着酒杯,“我给你们讲一个故事吧。有位留美的计算机博士,毕业后进了美国很大的IT公司职位也不错。但是不幸的是他抑郁了,觉得生活了无生趣。心理咨询师告诉他,你需要找到能让你热泪盈眶的事情。他真的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找了一叠纸,开始列一件件事情,写上再划掉,再写上再划掉。整整花了一个下午的时间,最后他留下了一件事,那个真的让他热泪盈眶的答案。第二天他买好机票回家了,找了一份稳定的IT工作,他就是我的同事,工作非常踏实沉稳,日常生活可以说平淡无奇,但每年他会给自己放长假期,去阿尔卑斯骑行,顺道参与公益项目。” 故事听起来很耳熟,我也很好奇,“我想知道你接下来打算过什么样的生活,是不是也每年去阿尔卑斯骑行或者做别的让你热泪盈眶的事情?” 停顿了片刻,W先生很认真的回答,“说实话我也没有想明白。我有妻子孩子,还有老人要赡养,目前我还没法按下暂停键,但至少我想明白要从固定的轨道里脱离出来,这样我才有空间去找到真正的活法。” 我们都陷入了沉默……我们一直被教育,好好学习考个好学校是人生的幸福起点,离开了才发觉生活才刚刚开始;我们一直被教导,好好表现找份好工作是人生的成功标志,拼搏了才发觉社会规则并非如此;我们一直被暗示,努力养家在城市里生根发芽是人生的福祉所在,沦陷了才明白这日常生活里不能生出幸福来。 我们一直以为,无法过自己想要的生活,是因为首先要满足我们对物质的匮乏感和生存的必需;可当我们在城市里有车有房了,我们又被生活推搡着,钻进了房贷车贷的套子里;当我们奋力拼搏终于卸下了房贷车贷的压力,又掉进了孩子的学区房课外辅导、年度家庭旅游、父母医疗养老的陷阱里;或许未来等待我们的还有朋友间的移民风潮?抑或昔日同窗上市敲钟的诱惑? 终点一个一个在不断变换,我们似乎永远在生活的前奏里奋力突围,而生活的真实面貌从未真正在我们面前展开过。我们努力变成一台台赚钱机器、得分机器,我们经常月明星稀就着加班的盒饭问自己,我这么拼到底为什么?又或者即便实现了财务自由仍然觉得生活了无生趣,为什么我不会感到幸福?这是因为我们从来没有真正的独立思考过:你究竟想如何度过自己的一生?我们总被驱赶着出发,却从未在心里见到过终点。没有坐标的航行永远无法达到目的地,没有终点的内心永远无法得到幸福和安宁。 假如我们能够独立的想一想,也许会找到自己想要度过的一生,它可能不是世俗意义上成功的样子,不是你父母期望的模板,不是别人眼中的故事。它可以品味平淡,也可以追求光荣,它可以细水长流,也可以铁马金戈。你应该明白,这样的生活既不是风轻云淡的少年意气,也非诗歌与远方那般的文艺理想,它却能让你热泪盈眶无比安心妥帖。 假如我们能够自由的想一想,也许会生出足够的淡定和坦然,去追求自己的人生,也许我们身边的人也会生出足够的智慧和宽容,去容纳每个生命绽放出不同的状态。我们每个人,都做自己想做的事,成为自己想成为的人,待在自己最舒服的状态里。我知道,我们既不缺乏辨别的智慧,也不缺乏拼搏的能力,更不缺乏取舍的勇气,只要我们开始认真对待那个问题,就能找到让内心坚定的答案。 晚间开车回家,脑子里反复响着W先生说的话,“36岁之前我总觉得,人生有过去时、现在时和将来时,到了36岁忽然明白——人生只有一种状态,那就是倒计时。“ 灯火通明的三环岔路口,夜里23点17分,有的人,已经在路上,有的人,正准备上路。

改变不需要万事俱备,但要勇气

1、
朋友的老爸是名工程师,在国企工作了一辈子,三千元的月薪拿了近十年,退休后被一家私企返聘,薪水一下升了五倍多。据说,年轻的时候也有私企高薪聘他,但他深信国企才是铁饭碗,始终处于观望状态,不敢辞职。就这样一来二去,蹉跎了岁月。他家女儿揶揄他,要是早开窍几十年,都制造出好几个富二代了。他自己讲起此事也是哭笑不得,年轻时候需要钱,却没有钱,老了用不到钱了,钱又送上门来。

八十年代末,老家有个穷亲戚,嫌种地没盼头,听说城里的钱好挣,就从农村过来了,做什么呢?很难安插到工厂去,我父母便建议他做一点买卖,从工厂里弄来货物,在人流量大的地方摆一个小小的摊子,卖拖鞋和尼龙袜,就这样一个摊子,一天的收入竟然能抵上国有工厂里一个月工资。他倒是也很仗义,赚了钱拉着我爸妈一块儿做,可我爸妈舍不得工厂里的工作,拒绝了。

“谁知道哪天就没有生意了呢?”
“摆摊像个什么样儿?”
待到九十年代末,亲戚越混越好,工厂效益却每况愈下,我爸妈两人才流露出悔意。但尽管如此,仍然守着那份工作,不敢有所行动。直到如今退休回忆往事,才追悔莫及。

“早知道当初就和他一起做生意去了,要是当初和他一起做生意,现在……”
可惜,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一切惋惜都无济于事。

很多人会抱怨生活缺乏机遇,觉得成功的人都是一些好运缠绕的家伙,什么比尔盖茨、李嘉诚,好像一出生就万事俱备,天时、地利、人和,可在我看来,大多数从同一起跑线上起跑的人,机会都是均衡的,有些人抓住了机会,到了另一条起跑线,而有些人没有。他们用各种各样的理由搪塞自己:谁知道那样会更好呢?万一出了什么状况岂不是连退路都没有?

于是,一而再,再而三地错过,待到老了再来感叹如果当初,殊不知已经是满身loser的味道。
 
2、
年轻人聚在一起喜欢谈理想、谈时事、我常常听到那些很有远见的女生或男生大讲特讲未来趋势,七八年前听到的是电商,五六年前听到的是自媒体、粉丝经济,现在听到的是互联网思维,是APP开发,甚至是农业生产。

他们说的每一样几乎都得到了应验,电商如火如荼,街上的铺面却一间一间关张,做自媒体做成千万身家,杂志一本一本停刊……

趋势嘛,不需要多么详尽,可是却没有一个人按照自己的预测行动过。

那个七八年前坚信做电商是商业趋势,一定能从中赚到钱的姑娘并没有去做电商;那个坚信自媒体将很大程度上取代传统媒体成为信息的集散地并带来一系列广告收入的姑娘并没有做什么自媒体;那个声称开发一个某某APP必定能赚钱的男生没有去开发他想做的APP;坚持农业才是屹立不倒的实体经济的哥们儿也丝毫没有去做农业的打算。你问他们为什么,是不是对自己的判断并没有那么自信。他们回答当然不是,自信还是自信的,只是凡事都有万一,万一并没有那么顺利,花费那些心思、金钱、成本,搞不好连原来的本职工作都丢了,岂不是得不偿失。

生活没有逼到那个份上,就不会去冒那个风险,改变意味着未知,意味着某种程度上的不可控,没有人喜欢不可控,既然如此,倒不如用万一把自己唬住。

万一不好呢?
万一失败了呢?
万一判断有误?
多做多错、少做少错、不做不错。
于是继续在原地踏步,守着那份说不上多么有前景的工作,畅谈着充满前景的未来趋势,自娱自乐。
 
3、
改变其实只需要一点勇气。一个远方的朋友发来信息,说自己现在在北京给人写剧本,剧组里认识了很多养眼的小明星,日子过得风流潇洒。

如果我没有记错,两个月前,他还在广西的一家广告公司做着创意总监,他喜欢写作,在他的努力下,也结识了不少写作圈子里的人,写过一些不痛不痒的小剧本。直到前段时间,有人给他介绍了一个连续剧的活儿,地点在北京,要进剧组,算是编剧团队里的一员,他竟然想也没想就辞职了。

听起来似乎没什么,既然他喜欢写作当然会辞职去做编剧。但说起来轻巧,真正能做到的却没几个,他的家在广西,他在广西生活了那么长的时间,背井离乡,辞掉打拼了几年的工作,来到完全陌生的城市,从事完全陌生的工作谈何容易?要面对的未知有多少?

我很替他高兴,也很钦佩他的勇气,感叹之余,把这事当做励志故事和朋友们说,没想到听到的却更多是不赞同的声音。

“切,谁知道到时候会怎么样?”
“别欢欢喜喜地去,哭天抢地地回来!”
本来挺有劲头的事儿,这样一讲,立马就没有意思了。
他们说得不对吗?

倒也不是,他们说得对,这个世界上什么都有可能发生,这份工作可能最后并不会有很好的结果,就好像过马路有可能会被车撞,喝水有可能会被水呛,送孩子去上学,他可能再也回不来了一样。但我们不会因此就不过马路,不喝水,不送孩子去上学。

我们因为有可能没有好的结果,而放弃更可能的好的结果,以及对这份工作的热爱和这份工作的前景。并且在别人鼓起勇气追求的时候,大说风凉话,以此来寻求自我安慰。

从这个角度来看,不仅是可惜,简直是可悲。

*简白,一个爱折腾,也能折腾的人;一个害怕人生一眼望到头的人。先后混迹于金融业、出版圈。年纪轻轻就拥有了所谓的稳定生活,却发现这不是自己想要的。于是放下所有,毅然北上,进入影视行业打拼,坚信幸福的秘诀是自由,自由的秘诀是勇气。

    2016-03-14 1、朋友的老爸是名工程师,在国企工作了一辈子,三千元的月薪拿了近十年,退休后被一家私企返聘,薪水一下升了五倍多。据说,年轻的时候也有私企高薪聘他,但他深信国企才是铁饭碗,始终处于观望状态,不敢辞职。就这样一来二去,蹉跎了岁月。他家女儿揶揄他,要是早开窍几十年,都制造出好几个富二代了。他自己讲起此事也是哭笑不得,年轻时候需要钱,却没有钱,老了用不到钱了,钱又送上门来。 八十年代末,老家有个穷亲戚,嫌种地没盼头,听说城里的钱好挣,就从农村过来了,做什么呢?很难安插到工厂去,我父母便建议他做一点买卖,从工厂里弄来货物,在人流量大的地方摆一个小小的摊子,卖拖鞋和尼龙袜,就这样一个摊子,一天的收入竟然能抵上国有工厂里一个月工资。他倒是也很仗义,赚了钱拉着我爸妈一块儿做,可我爸妈舍不得工厂里的工作,拒绝了。 “谁知道哪天就没有生意了呢?”“摆摊像个什么样儿?”待到九十年代末,亲戚越混越好,工厂效益却每况愈下,我爸妈两人才流露出悔意。但尽管如此,仍然守着那份工作,不敢有所行动。直到如今退休回忆往事,才追悔莫及。 “早知道当初就和他一起做生意去了,要是当初和他一起做生意,现在……”可惜,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一切惋惜都无济于事。 很多人会抱怨生活缺乏机遇,觉得成功的人都是一些好运缠绕的家伙,什么比尔盖茨、李嘉诚,好像一出生就万事俱备,天时、地利、人和,可在我看来,大多数从同一起跑线上起跑的人,机会都是均衡的,有些人抓住了机会,到了另一条起跑线,而有些人没有。他们用各种各样的理由搪塞自己:谁知道那样会更好呢?万一出了什么状况岂不是连退路都没有? 于是,一而再,再而三地错过,待到老了再来感叹如果当初,殊不知已经是满身loser的味道。 2、年轻人聚在一起喜欢谈理想、谈时事、我常常听到那些很有远见的女生或男生大讲特讲未来趋势,七八年前听到的是电商,五六年前听到的是自媒体、粉丝经济,现在听到的是互联网思维,是APP开发,甚至是农业生产。 他们说的每一样几乎都得到了应验,电商如火如荼,街上的铺面却一间一间关张,做自媒体做成千万身家,杂志一本一本停刊…… 趋势嘛,不需要多么详尽,可是却没有一个人按照自己的预测行动过。 那个七八年前坚信做电商是商业趋势,一定能从中赚到钱的姑娘并没有去做电商;那个坚信自媒体将很大程度上取代传统媒体成为信息的集散地并带来一系列广告收入的姑娘并没有做什么自媒体;那个声称开发一个某某APP必定能赚钱的男生没有去开发他想做的APP;坚持农业才是屹立不倒的实体经济的哥们儿也丝毫没有去做农业的打算。你问他们为什么,是不是对自己的判断并没有那么自信。他们回答当然不是,自信还是自信的,只是凡事都有万一,万一并没有那么顺利,花费那些心思、金钱、成本,搞不好连原来的本职工作都丢了,岂不是得不偿失。 生活没有逼到那个份上,就不会去冒那个风险,改变意味着未知,意味着某种程度上的不可控,没有人喜欢不可控,既然如此,倒不如用万一把自己唬住。 万一不好呢?万一失败了呢?万一判断有误?多做多错、少做少错、不做不错。于是继续在原地踏步,守着那份说不上多么有前景的工作,畅谈着充满前景的未来趋势,自娱自乐。 3、改变其实只需要一点勇气。一个远方的朋友发来信息,说自己现在在北京给人写剧本,剧组里认识了很多养眼的小明星,日子过得风流潇洒。 如果我没有记错,两个月前,他还在广西的一家广告公司做着创意总监,他喜欢写作,在他的努力下,也结识了不少写作圈子里的人,写过一些不痛不痒的小剧本。直到前段时间,有人给他介绍了一个连续剧的活儿,地点在北京,要进剧组,算是编剧团队里的一员,他竟然想也没想就辞职了。 听起来似乎没什么,既然他喜欢写作当然会辞职去做编剧。但说起来轻巧,真正能做到的却没几个,他的家在广西,他在广西生活了那么长的时间,背井离乡,辞掉打拼了几年的工作,来到完全陌生的城市,从事完全陌生的工作谈何容易?要面对的未知有多少? 我很替他高兴,也很钦佩他的勇气,感叹之余,把这事当做励志故事和朋友们说,没想到听到的却更多是不赞同的声音。 “切,谁知道到时候会怎么样?”“别欢欢喜喜地去,哭天抢地地回来!”本来挺有劲头的事儿,这样一讲,立马就没有意思了。他们说得不对吗? 倒也不是,他们说得对,这个世界上什么都有可能发生,这份工作可能最后并不会有很好的结果,就好像过马路有可能会被车撞,喝水有可能会被水呛,送孩子去上学,他可能再也回不来了一样。但我们不会因此就不过马路,不喝水,不送孩子去上学。 我们因为有可能没有好的结果,而放弃更可能的好的结果,以及对这份工作的热爱和这份工作的前景。并且在别人鼓起勇气追求的时候,大说风凉话,以此来寻求自我安慰。 从这个角度来看,不仅是可惜,简直是可悲。 *简白,一个爱折腾,也能折腾的人;一个害怕人生一眼望到头的人。先后混迹于金融业、出版圈。年纪轻轻就拥有了所谓的稳定生活,却发现这不是自己想要的。于是放下所有,毅然北上,进入影视行业打拼,坚信幸福的秘诀是自由,自由的秘诀是勇气。

在什么地方活着

小川未明

小猫虽然不知道他出生前母猫的生活,但是从他记事时起,他们就无家可归,被追赶,一直被人欺负。母猫把小猫生在了一家破旧的库房的角落。在那里住了几天之后,小猫的眼睛终于睁开了。母亲一回来晚了,就会从空箱子里面探出头来,朝着明亮的方向不住地哭叫。母猫一听见他的哭叫声,就会匆匆忙忙地跑回来。然后,迅速跳进箱子里,赶紧给孩子喂奶。

但是,这里也不是一个安全的住地。有一天,库房的主人突然发现了他们,大发雷霆:“什么时候跑到这里来做窝了?快给我滚出去!”说着,就操起扫帚,把他们轰了出去,可怜的母猫只好赶紧叼起小猫,逃了出来。他们穿过空

地,向林子那边跑去。

那里有一座小祠堂,她想,祠堂的廊下也许会安全些吧!可是,那里充满了湿气,到处都挂满了蜘蛛网。当她发现那里还是野狗的藏身之地时,就毫不犹豫地离开了。母猫没有办法,只好又叼着孩子,返回到镇子里来了。

秋天就快结束了,镇子里格外寂静。那天,没有风,蓝天上的太阳温暖地照射着各家各户的屋顶。母猫发现了一扇开着窗户、晒着被子的两层楼的人家,就大胆地攀过了围墙。因为她想,现在无论多么冒险,为了小猫,都必须要找一个好地方。幸好没有人在家,她马上把小猫带到了屋里。她放开身子躺下,给小猫喂奶。如果能这样一直持续下去的话,猫母子俩该有多幸福啊!如果是换了一般的人饲养的猫,这种奢侈根本算不了什么,可是对于这两只猫来说,却是非分之求。然而,就是这种片刻的安宁,也付出了可怕的代价,很快就遭到了厄运。女主人顺着梯子爬上来,大吵大闹,跑去拿棍子要打他们。女主人想,要是给无家可归的猫住进来,那可不得了。她大概是为了防止这种事情再次发生,要好好地教训他们一顿吧!但是,等她回来的时候,两只猫已经不见了。

每家每户的屋顶都紧紧地挨着,好像滚滚的波涛。对于不能住在地面上的猫母子来说,这里恐怕是唯一的安身之地了。两只猫已经不想再下去了。要是不刮让人瑟瑟发抖的寒风,那就更好了。

“你哪儿也不准去,知道吗?呆在这儿别动,等着妈妈回来。”

母猫这样告诫小猫。夹在高房子中间,这座不起眼的平房相对比较避风,但也有的日子,被太阳一晒,马口铁的屋顶会升腾起一阵阵热浪。要是小猫一个人不乱走,这里倒是一个比任何地方都好的地方。不过,因为小猫已经知道每次被人追赶、被人欺负,都是母猫拼命保护着自己,所以小猫从来不会违背母亲的叮嘱。

母猫一边惦记着留在屋顶的小猫,一边到各处的垃圾箱和人家的后门去寻找食物,那可不是一般的辛苦。不管多么着急,都要找到吃的,不能空手回去。

一听到爪子翻墙时发出的尖厉的响声,小猫便知道是母猫回来了,于是,就叫唤着从屋檐下探出头来。

这时,被夕阳一照,母猫那消瘦的身子在屋顶上拖出一条长长的灰影。她毛色灰暗,肚子两边瘦得不成样子。她看到孩子平安无事,便高兴地把带回来的食物给他吃。而自己却好像忘记了饥饿,眯缝着眼睛,心满意足地看着孩子在吃东西。

冬天的夜晚,北风寒冷刺骨,毫不留情地在屋顶上吹过。母猫把孩子推到墙角,用自己的身体挡住风,用自己的体温给他取暖。因为这样,小猫才得以安稳地入睡。这一幕,在小猫的一生中,不知留下了多么深刻的烙印!

早晨,太阳一出来,母猫便出门了。屋顶上的霜像白雪一样,白晃晃的,十分刺眼。小猫不禁打了一个寒战。

刚走出去的母猫回过头来,看着他说:“今天会是一个好天!我回来再跟你玩。”

不知是什么样的人住在这屋顶下面,但是一早一晚都会听见年轻、朝气蓬勃的说笑声,白天却非常安静。从这点看,年轻人白天似乎到什么地方去上班了,老人留在家里看家。大概只剩一位老人了吧,常常可以听到嘶哑的咳嗽声和水池传来的流水声。没有别的淘气的孩子,实在是万幸。

旁边有一棵高大的树,它的落叶被风吹着,在导水管和屋檐的边上积了起来。那些落叶时不时地会像龙卷风一样漫天飞舞,两只猫一边在屋檐的角落里避风,一边看着。

一天,在阳光照耀的屋檐上,母猫和小猫正在互相愉快地戏耍着。这时,从哪里传来了说话声:“只吃瘦成那样妈妈的奶水,这小猫还真够胖的。”这说话声,是从对面一扇高高的窗户里传来的。一个少女一边望着这边,一边对身后的妹妹说。怕吓着两只猫,两个人躲着不让猫发现。少女把手里的面包掰碎。突然,传来了一个响声,什么东西掉到了猫的身边。母猫吓了一跳,缩起身子,摆好架势,准备应战突如其来的不速之客。保护孩子比自己逃跑更重要!母猫环视了一下四周,可却没有找到敌人的影子,原来掉下来的是一块香喷喷的、涂着奶油的面包。

“是谁扔的呢?”母猫疑惑了一下,抬头朝高高的窗户看去,只见两姐妹正看着这边笑呢!看到这个样子,母猫知道她们没有恶意,不过还是不敢大意,没有去接近食物。“是给你们的,吃吧!”为了让母猫放心,少女这样说道。小猫终于忍不住了,靠近了面包。母猫好像允许了似的,在一边看着。不知是不是为了让给孩子,自己才没有去吃。少女又掰了一块面包扔了过去。

“这回是给你的。”

母猫这才把掉在面前的面包慢慢地放进了嘴里。

整个冬天,两只猫都住在这一带的屋顶上,一天到晚跑来跑去,寻找阳光。当春天到来的时候,小猫已经长得很大了。

后街有一片街坊邻居种的田。田里的油菜开除了灿烂的黄花。对别人还是很有戒备的小猫,开始和喜欢自己的少女亲近起来。

这时候,在飘着白云的天空下,小猫躲在叶子后面,正要去捉一只要落到油菜花上的白蝴蝶。虽然又回到了地面上,但母猫已经不再像以前那样追赶小猫,而是尽量地远离他,看着他尽情地玩耍。

“马上就要独立生活了,我不会再跟着你了。”母猫嘴上没说,只是眯缝着眼睛,看小猫能不能捉到蝴蝶。

同样在一旁观看的少女,觉得小猫的样子实在是可爱,就不声不响地绕到后面,出其不意地抱住了他,贴到了脸上。母猫目睹了这一切。这时,她就好像已经看穿了小猫今后的命运似的,“喵”,悲伤地尖叫了一声。只留下了这一声尖叫,然后她就不知跑到哪里去了。从此,母猫的身影再也没有在这一带出现过。

“妈妈,收养这只小猫吧。”在姐妹俩再三恳求下,这一愿望终于实现了。

从今往后,小猫在也不会挨雨淋,再也不会因为挨饿睡不着觉了。

“你妈妈到哪里去了呢?你能受到大家的宠爱,真幸福啊!你妈妈肯定还在什么地方活着。”少女这样对小猫说。即使这样面对面,人和动物还是有间隔的。想法不一样,不管说什么也无法沟通,这让少女很伤心。

冬天终于要过去了。一个狂风暴雨的夜晚,风吹着屋顶,敲打着窗户。一直在一动不动静听风声的小猫,突然变得焦躁不安起来,在屋子里闹个不停,要出到外面去。

“这猫的样子有点反常啊!快把他放出去吧。”连少女的妈妈也这么说。姐姐把木窗打开了一条缝,狂风立刻吹了进来。

“这么大的风,你要到哪儿去呀?”少女说。小猫冲到黑暗中,彷徨着如同在追随一个看不见的影子,不断悲切地叫着。

“啊,一定是想起母猫了。”姐妹俩互相望了望。

在那个屋顶上,母猫那领着小猫走路的消瘦的身影,清晰地浮现在两人的眼前。

小猫好像跑到很远的地方去寻找母亲了。风声中断时,隐约可以听到他的叫声。大概是因为风声,不经意之中勾起了他那些难忘的记忆吧?那些在寒冷、狂风大作的夜晚,在静静的下着霜的黎明被母猫拥抱着安然入睡的记忆

    2016-03-13 小川未明 小猫虽然不知道他出生前母猫的生活,但是从他记事时起,他们就无家可归,被追赶,一直被人欺负。母猫把小猫生在了一家破旧的库房的角落。在那里住了几天之后,小猫的眼睛终于睁开了。母亲一回来晚了,就会从空箱子里面探出头来,朝着明亮的方向不住地哭叫。母猫一听见他的哭叫声,就会匆匆忙忙地跑回来。然后,迅速跳进箱子里,赶紧给孩子喂奶。 但是,这里也不是一个安全的住地。有一天,库房的主人突然发现了他们,大发雷霆:“什么时候跑到这里来做窝了?快给我滚出去!”说着,就操起扫帚,把他们轰了出去,可怜的母猫只好赶紧叼起小猫,逃了出来。他们穿过空 地,向林子那边跑去。 那里有一座小祠堂,她想,祠堂的廊下也许会安全些吧!可是,那里充满了湿气,到处都挂满了蜘蛛网。当她发现那里还是野狗的藏身之地时,就毫不犹豫地离开了。母猫没有办法,只好又叼着孩子,返回到镇子里来了。 秋天就快结束了,镇子里格外寂静。那天,没有风,蓝天上的太阳温暖地照射着各家各户的屋顶。母猫发现了一扇开着窗户、晒着被子的两层楼的人家,就大胆地攀过了围墙。因为她想,现在无论多么冒险,为了小猫,都必须要找一个好地方。幸好没有人在家,她马上把小猫带到了屋里。她放开身子躺下,给小猫喂奶。如果能这样一直持续下去的话,猫母子俩该有多幸福啊!如果是换了一般的人饲养的猫,这种奢侈根本算不了什么,可是对于这两只猫来说,却是非分之求。然而,就是这种片刻的安宁,也付出了可怕的代价,很快就遭到了厄运。女主人顺着梯子爬上来,大吵大闹,跑去拿棍子要打他们。女主人想,要是给无家可归的猫住进来,那可不得了。她大概是为了防止这种事情再次发生,要好好地教训他们一顿吧!但是,等她回来的时候,两只猫已经不见了。 每家每户的屋顶都紧紧地挨着,好像滚滚的波涛。对于不能住在地面上的猫母子来说,这里恐怕是唯一的安身之地了。两只猫已经不想再下去了。要是不刮让人瑟瑟发抖的寒风,那就更好了。 “你哪儿也不准去,知道吗?呆在这儿别动,等着妈妈回来。” 母猫这样告诫小猫。夹在高房子中间,这座不起眼的平房相对比较避风,但也有的日子,被太阳一晒,马口铁的屋顶会升腾起一阵阵热浪。要是小猫一个人不乱走,这里倒是一个比任何地方都好的地方。不过,因为小猫已经知道每次被人追赶、被人欺负,都是母猫拼命保护着自己,所以小猫从来不会违背母亲的叮嘱。 母猫一边惦记着留在屋顶的小猫,一边到各处的垃圾箱和人家的后门去寻找食物,那可不是一般的辛苦。不管多么着急,都要找到吃的,不能空手回去。 一听到爪子翻墙时发出的尖厉的响声,小猫便知道是母猫回来了,于是,就叫唤着从屋檐下探出头来。 这时,被夕阳一照,母猫那消瘦的身子在屋顶上拖出一条长长的灰影。她毛色灰暗,肚子两边瘦得不成样子。她看到孩子平安无事,便高兴地把带回来的食物给他吃。而自己却好像忘记了饥饿,眯缝着眼睛,心满意足地看着孩子在吃东西。 冬天的夜晚,北风寒冷刺骨,毫不留情地在屋顶上吹过。母猫把孩子推到墙角,用自己的身体挡住风,用自己的体温给他取暖。因为这样,小猫才得以安稳地入睡。这一幕,在小猫的一生中,不知留下了多么深刻的烙印! 早晨,太阳一出来,母猫便出门了。屋顶上的霜像白雪一样,白晃晃的,十分刺眼。小猫不禁打了一个寒战。 刚走出去的母猫回过头来,看着他说:“今天会是一个好天!我回来再跟你玩。” 不知是什么样的人住在这屋顶下面,但是一早一晚都会听见年轻、朝气蓬勃的说笑声,白天却非常安静。从这点看,年轻人白天似乎到什么地方去上班了,老人留在家里看家。大概只剩一位老人了吧,常常可以听到嘶哑的咳嗽声和水池传来的流水声。没有别的淘气的孩子,实在是万幸。 旁边有一棵高大的树,它的落叶被风吹着,在导水管和屋檐的边上积了起来。那些落叶时不时地会像龙卷风一样漫天飞舞,两只猫一边在屋檐的角落里避风,一边看着。 一天,在阳光照耀的屋檐上,母猫和小猫正在互相愉快地戏耍着。这时,从哪里传来了说话声:“只吃瘦成那样妈妈的奶水,这小猫还真够胖的。”这说话声,是从对面一扇高高的窗户里传来的。一个少女一边望着这边,一边对身后的妹妹说。怕吓着两只猫,两个人躲着不让猫发现。少女把手里的面包掰碎。突然,传来了一个响声,什么东西掉到了猫的身边。母猫吓了一跳,缩起身子,摆好架势,准备应战突如其来的不速之客。保护孩子比自己逃跑更重要!母猫环视了一下四周,可却没有找到敌人的影子,原来掉下来的是一块香喷喷的、涂着奶油的面包。 “是谁扔的呢?”母猫疑惑了一下,抬头朝高高的窗户看去,只见两姐妹正看着这边笑呢!看到这个样子,母猫知道她们没有恶意,不过还是不敢大意,没有去接近食物。“是给你们的,吃吧!”为了让母猫放心,少女这样说道。小猫终于忍不住了,靠近了面包。母猫好像允许了似的,在一边看着。不知是不是为了让给孩子,自己才没有去吃。少女又掰了一块面包扔了过去。 “这回是给你的。” 母猫这才把掉在面前的面包慢慢地放进了嘴里。 整个冬天,两只猫都住在这一带的屋顶上,一天到晚跑来跑去,寻找阳光。当春天到来的时候,小猫已经长得很大了。 后街有一片街坊邻居种的田。田里的油菜开除了灿烂的黄花。对别人还是很有戒备的小猫,开始和喜欢自己的少女亲近起来。 这时候,在飘着白云的天空下,小猫躲在叶子后面,正要去捉一只要落到油菜花上的白蝴蝶。虽然又回到了地面上,但母猫已经不再像以前那样追赶小猫,而是尽量地远离他,看着他尽情地玩耍。 “马上就要独立生活了,我不会再跟着你了。”母猫嘴上没说,只是眯缝着眼睛,看小猫能不能捉到蝴蝶。 同样在一旁观看的少女,觉得小猫的样子实在是可爱,就不声不响地绕到后面,出其不意地抱住了他,贴到了脸上。母猫目睹了这一切。这时,她就好像已经看穿了小猫今后的命运似的,“喵”,悲伤地尖叫了一声。只留下了这一声尖叫,然后她就不知跑到哪里去了。从此,母猫的身影再也没有在这一带出现过。 “妈妈,收养这只小猫吧。”在姐妹俩再三恳求下,这一愿望终于实现了。 从今往后,小猫在也不会挨雨淋,再也不会因为挨饿睡不着觉了。 “你妈妈到哪里去了呢?你能受到大家的宠爱,真幸福啊!你妈妈肯定还在什么地方活着。”少女这样对小猫说。即使这样面对面,人和动物还是有间隔的。想法不一样,不管说什么也无法沟通,这让少女很伤心。 冬天终于要过去了。一个狂风暴雨的夜晚,风吹着屋顶,敲打着窗户。一直在一动不动静听风声的小猫,突然变得焦躁不安起来,在屋子里闹个不停,要出到外面去。 “这猫的样子有点反常啊!快把他放出去吧。”连少女的妈妈也这么说。姐姐把木窗打开了一条缝,狂风立刻吹了进来。 “这么大的风,你要到哪儿去呀?”少女说。小猫冲到黑暗中,彷徨着如同在追随一个看不见的影子,不断悲切地叫着。 “啊,一定是想起母猫了。”姐妹俩互相望了望。 在那个屋顶上,母猫那领着小猫走路的消瘦的身影,清晰地浮现在两人的眼前。 小猫好像跑到很远的地方去寻找母亲了。风声中断时,隐约可以听到他的叫声。大概是因为风声,不经意之中勾起了他那些难忘的记忆吧?那些在寒冷、狂风大作的夜晚,在静静的下着霜的黎明被母猫拥抱着安然入睡的记忆
© 性格肛裂/Powered by LOFTER